最新资讯

奴之性事

奴之性事 眼罩戴上以后,透过蒙眼布上的众多空洞,我不是完全失去视觉,但是整个世界开始朦胧,尤其是在宾馆幽暗的过道里,面前的小媚只有一个轮廓,她今天穿着高根的靴子,所以比我高很多,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,她低头在包里寻找,很快一个漂亮得项圈被拿出来,套在我得脖子上,又使劲拉拉连在上面得皮带,我被她..

车祸后的强奸

车祸后的强奸 宽大的毛呢外衣遮盖着我瘦弱的身躯,在高跟鞋敲击在地面的一声声扣击中前行。  此时已经接近黄昏,下着小雪,微弱的雪花落在外衣上的时候就已经化了。  我点起一支烟狠狠的吸了一口,随后继续前行。在我的两侧是高大的建筑,他们此时黑漆漆的一片,就好象一个个巨大的身躯在俯瞰着我们这些渺小的..

屈辱女俘

屈辱女俘 他站在佩吉两腿之间,目光落在她那糊满了男人的精液的下身上。那些白色的秽迹说明这个女人遭到了多么可怕的凌辱。  亚吉德蹲了下来,饶有兴致地注视着佩吉还微微开启着的肉穴。他伸出两只手指,慢慢撑开包裹着肉穴的两片阴唇,使他能更好地看清小穴的内部。黛安娜可怜的肉穴在经过了那么多男人的使用,..